吸血鬼之爱

占tag致歉,盾铁属性小毯子,不拆不逆,不进群看看吗?

【18:00/盾铁】cycle times

本作品是2020美队庆生盾铁活动第17棒

上一棒@+Shertin+ 

下一棒@九葫芦 



梗概:他们终将被写入史册

注意:第一人称视角,铁椒未在一起设定,盾铁未正式登场,他们出现在对话和书里。

 

“随着那个响指,宇宙的生命消失了一半,复仇者们面临着他们人生中最大的失败。好了,这节课就上到这里,下节课我们会详细讲解这次被称为'烁灭'的事件。'”

 

我伸手点了点面前的虚拟屏幕,教室里的全息影像消失了。我小小的松了口气,灭霸这个疯狂泰坦的故事算是我的童年阴影,那么近距离的接触仿真度那么高的全息影像让我不太舒服。

 

“老师!”

 

我顺着声音望去,那个叫我的小姑娘有一头漂亮的金发,被打理的整整齐齐,还绑了一个可爱的小揪揪,我看着小揪揪上那个迷你的盾牌标记笑着问她:“还有什么问题吗,玛利亚?”

 

“美国队长的生日是地球历的7月4日,也就是火星时间的明天对吗?”说着她的脸颊染上了淡淡的红色:“我们家刚从地球搬过来,所以我还不太会算时间,但我知道我爸爸和美国队长是同一天生日。”

 

“没错,亲爱的。”我回答她。

 

“谢谢老师。”

 

“明天就是美队生日了,但我什么都没准备”,下班后我带着耳麦和远在地球基地的闺蜜抱怨:“你也没办法来陪我。”

 

“别难过啊”,耳麦里的声音带着笑意:“之前限量发售的实体版《The Heroic Age》我帮你抢到了,一个小时前就寄出了,算算时间差不多应该到了。这可是队长去世前写下的,对复仇者们的评价和总结。”

 

“啊啊啊啊!我爱你!”我兴奋的恨不得原地鸡叫:“官方很早之前就说过《The Heroic Age》不会有网络版,我还担心你抢不到。说真的我真的很好奇队长对于钢铁侠的评价。根据史料记载,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关系并不好,后来虽然一起建立了复仇者联盟但才过了四年他们就因为内战分崩离析了。两年后再见面就是灭霸事件,接着就是五年完全没有记载的空白期,再然后钢铁侠就牺牲了,队长也因为血清失效在不久之后去世…”

 

“说到血清失效,”她打断了我:“你还记得我们之前聊过的吗?为什么血清失效会导致队长极速衰老,明明队长被冰封的那七十年身体机能应该是完全停止的才对。”

 

“这个问题网上不都涛过八百遍了吗?我记得最有可能的猜测还是外星辐射。等等,你这么说是因为有什么新发现了吗?”

 

“与其说是新发现,倒不如说是有些原本被封存的资料可以公开了,上头说是有大人物给了许可…”

 

“所以说《The Heroic Age》?”我忍不住打断了她。

 

“对,现在出版的是上册的英雄篇,之后还会有反派篇,应该会比较完整的复述当初空白的那五年。”

 

“被你这样一说我好慌,等等我到家了。”我小心翼翼打开了邮箱怀着朝圣的心态取出了那个包裹:“我感觉我现在捧着一个炸弹。”

 

“没那么夸张吧。”她有些哭笑不得。

 

“你不懂,他们两个就是两朵奇葩,上一秒吵得昏天黑地下一秒就可以配合的天衣无缝,反之亦然。作为一个盾铁女孩,我翻史料的时候翻的就是心跳,尤其是内战那段,真的分分钟让人心梗。”

 

我打开房门,换了拖鞋回到房间,随手把包包甩到床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拆开了包裹,取出了那本烫金封面的书。

 

“我现在心跳的好快,怎么办?”我觉得自己放在书封上的手都在抖。

 

“别慌啊,指不定你一打开就是铁人的大头照呢?”

 

“啊,不是诶…”我有些失望:“第一个是猎鹰诶,然后是冬兵、绯红女巫、蚁人、鹰眼,然后鹰眼之后接到是雷神、浩克…”

 

“这是按照team cap然后接了复仇者联盟的顺序吗?”

 

“也不太对,因为浩克之后是黑寡妇然后就是蜘蛛侠、战机、幻视他们了,就没有铁,嗯?”我摸着手下的纸。

 

“怎么了?”

 

“这页纸的质感不太一样,我…”翻页之后入眼的画让我整个人都愣住了,那是一张婴儿的素描,旁边还备注着'刚出生的托尼有些皱巴巴的但还是好可爱。'边上那张图画的是一个摇摇晃晃学走路的宝宝,备注着'托尼会走了。'

 

我继续往后翻,每一页都是一张不同的素描,但画的都是同一个人的成长轨迹,'托尼会说话了'、'托尼做出了第一块电路板!''托尼上学了。'我看着画里的那个孩子慢慢长开,长的越来越像我曾在史书和视频资料里看到过的托尼斯达克。然后我看到了一张钢铁侠的素描,旁边备注着:'今天,托尼终于再次遇到了我。'

 

“不会吧…”我喃喃自语着,耳麦里她说着些什么,但我完全无暇顾及,我轻轻抚摸着那张打印出来的素描,一个猜测在我心里慢慢成型,我知道想要证实这个猜测只要翻页就行了。我深吸了一口气,翻了页,入眼的第一句话是:

 

“我去过了托尼希望我过的生活”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我随意的用袖子擦了擦接着看了下去。

 

“我回到了过去,补上了我错过的那七十年,这七十年里我一开始期待着托尼的出生,在他出生后也一直陪伴着他。在这期间我也一遍遍的回忆着我和我的托尼之间的相处。世人对他的评价大多都是'钢铁侠'、'亿万富翁'、'超级天才'、'花花公子',但是其实更适合形容他的词应该是'未来之人'。

 

与我这个意外来到未来的过时之人相反,他是个被困在过去的未来之人。为其他人类的进化太慢而发出绝望的怒吼,在大多人还把目光放在地球内部的矛盾的时候,他已经着眼于地球以外更大的危机了,但很遗憾的是当时的我并没有能理解的他的顾虑。而我也因此失去了他…失去了我的所爱之人。

 

而说起战斗能力,托尼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

 

也许是我的抽泣声越来越大她好像有些慌了,一直在问我发生了什么,我一边哭一边回复了她一下我自己都理不清逻辑的东西。

 

“卧槽,卧槽网上这是要炸的节奏,等等你别哭了,你cp这不是实锤了吗?”

 

“可是铁人死了!”我一边哽咽一边回她:“就算队长回到过去了可是…”

 

“没有可是!”她打断了我:“你还记得神秘客之后克里帝国入侵的那场战争吗?队长就是在那场战争中牺牲的,他穿着钢铁侠做给他的那身战甲和敌人同归于尽之后拯救了这个世界,死亡才是超级英雄们的退休计划,而且双死不也算he吗?所以冷静点,别哭了。对了之前你说你班上会转来一个校长特别关照过的小姑娘,那孩子怎么样?熊吗?”

 

“你说的对,双死也是he,”我擦了擦眼泪:“那个小姑娘叫玛利亚罗杰斯,她不熊,可乖了,而且超级聪明。她爸爸们来接她的时候…?!”

 

“怎么了?”

 

我没有回她,而是把那本书翻回了队长画的,托尼斯达克刚成年还没开始留胡子的那一页,然后我从网上调出了几张比较模糊的,应该是以前的美队粉偷拍的队长带着鸭舌帽和墨镜的照片,仔细回忆起玛利亚被接走时的细节。

 

那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抱着玛利亚然后和他身边深棕色头发的男人说了什么?

 

他好像是说:“托尼,我们去吃甜甜圈吧,蓝莓味的怎么样?”

 

 

“亲爱的,”我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你觉得是转世轮回比较靠谱,还是起死回生加穿越时空比较靠谱?”

 

“哈?”

 

END.

【盾铁】拨乱反正(abo,快穿梗)

6.

 

Steve的伤好的很快,仅仅差不多一周就基本痊愈了,为他治疗的医师直呼这是神明保佑——毕竟Steve刚被带回来的时候光是腹部的贯穿伤和大量失血就足以要了一个普通人的命了,更别说他身上还有很多其他的刀伤——甚至医师看Steve的眼神都带上了几分敬畏。

 

养伤的日子对Steve来说却格外的难熬,虽说他被好吃好喝的养着,但是Tony却没有再来过。他完全可以理解Tony身为国王日理万机,但从身边的侍女偶尔的聊天里他知道国王最近招寝了好几个人。

 

招寝这个词像一把刀一样狠狠地扎进了Steve的心里,让他嘴里犯苦,但他现在却没有立场去插手这件事。

 

“ Romanoff女士,我能去沐浴吗?”Steve转头看向他身边的红发侍女尝试着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当然可以,我会为您准备热水的。”Natasha注意到Steve自从散步回来后就心情不佳:“您的伤口恢复的很好,医师说您已经可以碰水了。”

 

“谢谢你。”Steve有些嫌弃的摸了摸自己乱糟糟的胡子,向Natasha道谢。

 

Steve脑子里乱糟糟的,直到Natasha通知他沐浴用的热水已经备好了。他被搀扶着来到了浴池边,一边放空着自己,一边脱掉衣服把自己扔进水里。

 

“你在做什么Romanoff女士!”Steve注意到浴池边准备脱掉自己衣服的Natasha有些紧张地喊到。

 

“我想也许您需要一些帮着。”Natasha睁着她那双漂亮的绿眼睛有些困惑的看着他

 

“不!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但我可以自己来!”Steve红着脸拒绝了Natasha帮他洗澡的好意。

 

“那可真是令人遗憾,先生。”Natasha撩了撩自己的红发无不遗憾的说到。她的话让Steve往水里缩了缩。

 

直到Natasha的身影彻底消失Steve才算松了口气。他放任自己靠滩在浴池的壁上,让微烫的热水浸泡着自己。他捧起一捧热水浇在自己脸上,呼出了一口气,然后重复了这个动作几次,直到自己冷静下来。

 

他抹了把脸开始思考这几天发生的事。

 

小国王来过后的第二天,摄政王Obadiah Stane公爵就来找他了。对方的态度出乎意料的温和,Steve原本以为他会面对一场质问,但事实是并没有。

 

“你看起来恢复的不错”,Stane公爵彬彬有礼的说:“你救了国王,这对整个王国来说都是大功一件,你会得到属于你的奖赏。国王、Tony他还是太过孩子气了,身为一国之君却让自己身处险境…唉,听说你是从雅利安人手中逃出来的?”

 

“是的,大人。”Steve本能的对Stane公爵话语中对小国王的态度而感到不适,他简短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雅利安人内部发生了一些冲突,我侥幸抓住了机会逃了出来。”

 

“什么样的冲突?”

 

“我不知道,大人。我只是一个奴隶…”Steve尝试着让自己的声音充满低落和迷茫。

 

“不论如何,你能逃出来就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我为之前我儿子的失礼感到抱歉。”Stane公爵的声音听起来很真诚,他转头示意一下从刚才起就一直沉默着的红发姑娘:“Natasha Romanoff,之后会由她来照顾你。”

 

“谢谢您,大人。”

 

回忆到此告一段落,Steve泡在热水里叹了口气,他小心的避开了那些刚刚愈合的伤口仔细的的用浴巾搓着身上的污垢。

 

很显然,就Steve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来说小国王的处境并不好,他想起了这些天Natasha明里暗里的试探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我会保护你的,我发誓。”

这个阵容是真的神仙

Hyacinth_J.Y.:

二刷了《危险证人》和《羁绊》,本子详情可以看宣图。今晚8点开预售,链接看图三。有感兴趣的可以加群:879246035,群二维码见图四

【盾铁】拨乱反正(abo,快穿梗)

5.

 

“所以就是他吗?一个奴隶?!”Steve迷迷糊糊间听到了一个有些尖利的声音,他强迫自己睁开眼睛朝声源看去,一个金发绿眸衣着华丽的年轻人站在那。

 

那人似乎是发现Steve已经醒了,他上前了两步,轻蔑地打量着Steve,眼里露骨的敌意让Steve十分不适:“还是个雅利安的奴隶。”

 

Steve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干涩的喉咙让他只能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气音,他认出的那个年轻人衣服上的家徽——他是Stane家的人。

 

“所以你想对我的救命恩人做什么,Alexander Stane?”一道含着怒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紧接着一个棕发棕眸的人走了进来。

 

“My King.”年轻人——Alexander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心虚。

 

“带着你的人滚出去!”

 

“可。。。”

 

“滚!”

 

Steve看着灰溜溜地离开房间的Alexander Stane觉得有一点点好笑,但是他那点笑意马上又被紧张感冲淡了。

 

他看着他的国王一步步向他走来,渐渐的和他记忆中那个小王子的样子重合,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

 

“把这个喝了”,国王——Tony从那个一直安静跟在他身后的侍者托着的托盘上拿起一个杯子递给Steve,然后他转头对那个侍者说:“Jarvis,确保没有第三个人会听到这个房间里的谈话。”

 

“Yes,My King.”

 

Jarvis安静的离开了,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Tony和Steve两个人,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你醒的比预计的要早,医师说你伤的很重,但现在看来你恢复的还不错,这是好事。”Tony率先打破了沉默,他坐在了Steve的床上按住了挣扎着想坐起来的Steve:“别动!食物已经在准备了,我猜你饿了,我想也是,但是边境这边常备的食材不太适合一个刚刚死里逃生的重伤患,所以我已经吩咐厨房另外准备了,你可能还需要等一小会。为什么你不喝?”

 

Steve在Tony靠近的时候就开始紧张,当Tony坐在他的床上把他按住后更是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愣愣地看着这个他朝思暮想的人,想把他的眉眼,他脸上每一个细小的痕迹刻在自己的脑海里,连杯子里的水溅出来洒在了自己身上都没注意,直到Tony的问话把他惊醒。

 

他连忙就着杯子喝了口水想要掩饰自己的紧张,然后他就被带着淡淡甜味的水吸引一口气喝光了整杯水,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水里加了蜂蜜——就像他以前生病的时候他的母亲经常给他调的。

 

“你叫什么?”Tony凑近了饶有兴致的看着Steve:“我突然发现我还不知道我的救命恩人的名字。”

 

“我…”Steve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被蜂蜜水滋润过的嗓子总算能正常发声了,他仔细回忆了一下正确的发音——防止自己一不注意说出了雅利安语——小心地开口:“Steve,我的名字是Steve,尊敬的陛下。”

 

“Steve什么?”Tony追问:“你只告诉了我你的名字,那你的姓氏呢?”

 

“就…”Steve垂下眼帘低声回答:“就只是Steve。”

 

“你想说”,Tony的声音带上了怒意:“你没有姓氏?!你想说你是个没有姓氏的私生子吗?!”Tony瞪着低头不语的Steve只觉得一股怒气涌向心头,他来回踱了几步看着跟个木头桩子似的Steve越想越气,恶狠狠地瞪了Steve一眼以后转身打算离开房间。

 

“陛下!”见Tony要离开,一直沉默的Steve忍不住开口:“陛下!我、我有雅利安人的情报要禀报!”

 

听到雅利安这个词后Tony猛地顿住,他转身回到Steve床边,再次按住想要起身的Steve:“你!伤患就给我好好躺着!还有雅利安人的情报是与什么相关的?”

 

“所有!”Steve的眼神亮极了:“他们的发源地、迁徒习性,族群里的势力分布等等,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与之后的秋收有关的…”

 

Tony越听越震惊,要知道单论军队的实力的话雅利安人是远远不及神盾王国的,但是他们却能给神盾王国带来那么大的伤害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们是游牧民族——他们没有固定的居所,一直在迁徒,每次袭击边境的时候都是突然出现烧杀抢掠一番后马上撤离,边境的驻军不一定能挡住他们,但等王都增援的大军开过去他们又早就跑了,所以这么多年来两方一直这样不尴不尬的僵持着。而Steve带回来的情报很可能就是打破这个僵局的关键所在。

 

这场谈话持续了很久,直到Steve的肚子不受控制的发出了响声Tony才反应过来他让Jarvis守在门口,送餐的侍女无法进来。他看着红着耳根的Steve忍不住笑了笑,笑容里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他开口:“你知道吗?我认识一个同样叫Steve的人”他顿了顿有跟了一句:“对了,你可以叫我Tony.”说完他看了Steve一眼转身向大门走去。

 

“陛下、Tony”,Steve自己也不知道他是处于什么心态喊住了对方:“虽然有些冒昧但我能知道…关于那个Steve…陛、Tony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Tony没有转身,但是Steve注意到他的肩膀微微颤抖,这让Steve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沉默了半晌,Steve得到了一个带着颤音的回答:

 

“A Liar!”

 

作者的话:关于那个“A liar”可代入复联四铁人说“You liar”时的语气

 

【盾铁】拨乱反正(abo,快穿梗)

注意:[]代表这是在steve的梦中


4.

 

[“你平时一直吃些什么?羊肉?黑面包?”一个还带着奶气的声音在steve的耳边响起。steve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他环顾四周,熟悉的环境让他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他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去,远远的看到庭院中两个牵着手的孩子。

 

深棕色头发的孩子仰着头看着那个被他牵着的金发的孩子继续问道:“或者牛肉?你们那里有很多老死的牛吗#?母后说你只比我大两岁为什么你那么高?”

 

“我们没有很多牛”,金发的孩子被这一连串的问题砸的有点懵,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直到听到最后一个问题,他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自己会回答的:“我一直都有锻练,Lady Brown——就是我的剑术老师,她告诉过只要。。。”

 

“谁问你这个了”,棕发的孩子翻了一个白眼:“你可真无趣。”

 

“我很抱歉,殿下。”金发的孩子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抿着嘴角憋出了这句话。

 

棕发的孩子故作老成地摇了摇头:“我真不敢相信,父王居然要你来当我的未婚夫。。。等等你还不知道吗?”他看着对方惊讶的眼神若无其事的接了一句:“算了,无论如何反正结果不会变了,我将来会是个Omega所以我需要一个Alpha丈夫,多么可笑!”

 

金发的孩子听着对方的语气从原本的装作若无其事到越发的愤愤不平心胸的不快渐渐消失了。他知道这个测试——他自己也做过——贵族的孩子满八岁之后就会请大学士鉴定这个孩子以后的第二性别,Omega是三种性别中最弱势的那个,而现任国王年事已高,自己眼前的这位王子不出意外将会是这个国家唯一的继承人。

 

'他应该是有些害怕吧',金发的孩子这样想到,他看着对方毛绒绒的、微卷的棕发,漂亮的焦糖色的眼睛耳根有些发热,'小王子、殿下他以后会是我的伴侣吗?'

 

“事先说好了,我不会像那些Omega一样对Alpha言听计从的,我。。。”

 

耳边小王子不太礼貌的话语还在继续,但是金发的孩子已经不觉得自己被冒犯到了——他只觉得对方这样特别可爱,于是他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你?”小王子看着自己面前的人突然拔出了自己的佩剑插在地上,握着剑柄单膝跪下,他被对方的举动弄的有些懵。

 

“我Steven Grant Rogers在此宣誓”,金发的男孩——年幼时的steve一脸郑重的开口:“永远效忠Anthony Edward Stark,永远爱戴他、保护他,绝不会以Alpha的身份勉强他去做任何事!”说完,他小心的握住对方的手,轻轻地吻了一下小王子的手背。

 

“你、你突然干什么?!”小王子红着耳根抽回手吼道,:“我又没逼你!”

 

有些结巴的吼声让小王子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小steve有些羞涩的笑了笑鼓起勇气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因为我想、我觉得我很喜欢你”,这回结巴的人换成小steve了:“我、我现在还只是个骑士侍从,但我一定会尽快成为一个真正的骑士的!如果我有幸成为你的伴侣,我会尊重你、爱你、只要你需要,我会一直都在!我向你保证!”

 

“好吧”,小王子嘟囔着,很显然他被对方用伴侣而不是未婚夫这个词来代指他们之间关系的这一举动打动了,他红着脸朝同样满脸红霞紧张不已的小steve伸出了小拇指:“虽然这对于我这个天才来说有点幼稚,但我看其他人都这样干…我们拉勾吧,谁说谎谁就要吃一大堆蔬菜。”

 

steve站在远处看着庭院里拉勾的那两个孩子,心中有千般思绪却无处诉说,他闭了闭眼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了陌生的声音,他知道自己该醒了。

 

他转身走了几步但还是忍不住转头注视着那两个渐渐模糊的孩子,沉默了半晌无声的说出了那个词:

 

“再见。”]


作者的话:#设定的世界观里Tony的王国是偏农耕民族的,所以牛很珍贵,不能宰杀。只有等它老死了肉才能被食用。

其实这章就是通过steve的梦来讲了一下他们的初遇。

这里是小爱,一个垃圾写手。目前正在学画画,希望有一天能成为一个图文双修的产出。


磕的很杂,欧美、历史、日漫、内娱、小说、原耽等等都磕过,也都挺能聊的。


大本命秦始皇(历史上那个),二本命美国队长/钢铁侠,三本命叶修。


本命cp盾铁(不拆不逆)


雷点:所有盾铁的拆家(划重点所有),黑锦鲤,鹌鹑,ky怪和杠精。


关于产出:只产出盾铁(送给朋友的文另说)

想要小蓝手和小红手,如果有评论那就更好啦。

不介意被日lof(虽然像我这种辣鸡写手也。。。)

如果有段时间没更新,不是坑了,是我在咸鱼,多鞭策一下就好了。


请大家多多指教。



【盾铁】拨乱反正(abo,快穿梗)

注意:文中出现的任何地名,人种的名字都与现实世界无关!


第一个世界:Alpha奴隶(?)盾 x Omega国王铁


3.

 

[火光、失守的城门、在城中肆虐的侵略者、被鲜血染红的大地]

 

“No!!!”

 

steve尖叫着从梦中惊醒,他猛地坐起然后有些吃痛地捂住了小腹,手上濡湿的触感提醒着他身上的伤口怕是又裂开了。

 

他屏住呼吸,绷紧身子,握着身边那把弯刀环顾了一下四周,入眼的是一片岩壁。他望向唯一的光源——一个洞口——郁郁松松的绿色映入了他的眼帘。

 

“我回来了?”steve小声地喃喃自语,然后他猛地意识到自己说的是雅利安语,懊恼地闭了嘴,红着眼眶猛地呼出了一口气,松开了武器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眼泪顺着他脏兮兮的脸颊滑落滴在了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慢慢的积出了一小滩。

 

理智提醒着他要赶紧赶去王城,把自己所知道的情报禀报给国王或者公爵或者任何一个可以集结军队的人。快入秋了,必须在秋收前做好防御的准备,不然等雅利安人大批南下,边境怕不是又要生灵涂炭。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他遍体鳞伤的身体向他发出了抗议,最后他还是敌不过涌上来的困意昏死过去。

 

steve是被猛兽的咆哮声惊醒的,伴随着咆哮声的还有零星的呼救声。他凭借着自己比普通Alpha更加出色的五感和记忆中幼时父亲带他狩猎时传授的经验判断出咆哮声应该来自一头棕熊。救与不救的纠结只在他脑海里停留了片刻,他便遵从本心拿起手边的弯刀朝着事发地冲了过去。

 

当他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躺倒了一片。几个侍从打扮的人鲜血淋漓的躺在地上生死不知。棕熊正要向现场唯一一个清醒着的握着剑的人扑去。


steve来不及细想,握紧了手中的弯刀从熊的背后靠近然后猛地发力冲了过去举起弯刀砍向了熊的脖子。

 

他远超常人的力气再次发挥了作用,即便身上带着不轻的伤他那一刀还是直接将棕熊斩首了。喷溅出来的鲜血溅了他自己了眼前的人一身。

 

steve忍住晕眩感注视着那个人带着些惊恐的焦糖色的眼睛。耳边传来了马蹄声,人数不少,他知道应该是救援的人快要赶到了。

 

他想靠近那个人一些,但是刚才那一下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他感觉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你还好吗?”那个人迟疑了一下,向他走来:“谢谢你救了我…上帝!你没事吧?”

 

steve终于支撑不住向前倒去,但是他并没有迎来想象中的疼痛,他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那个人身上除了血腥味以外,还有一股淡淡的熟悉的香味,steve放松下来,再次失去了意识。


【盾铁】拨乱反正(abo、快穿梗)

注意:关于无限宝石和宇宙法则的设定都是我的二设


2.


steve的话音刚落空间宝石就爆发出一阵大笑,他对其他宝石笑着说:“我赢了,这才是Steve Rogers会做出的选择。”

 

心灵宝石叹了口气:“我没想到他连犹豫都不犹豫一下,身为美国队长的警惕心呢?”

 

“这也许就是人类之间的爱情?”应该是代表现实宝石的那团黑红色的光团晃了晃自己感叹到。

 

steve被宝石们的反应弄的有些懵,他愣了一下随即皱起眉头开口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聊天:“请容我打断一下,去不同的世界把Tony回来这件事我同意了,现在我应该怎么做?什么时候开始?”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从steve的嘴里冒出来,他知道自己应该更加警惕——美国队长总是有自己的计划——但是现在他却完全不想思考那么多,他只想带回自己的爱人。

 

“别那么性急,人类”,紫色的光团开口:“第一个世界是我,你有精力问这问那的还不如想想该怎么通关,别到时候人没救回来反而把自己也折在那了。”

 

“别这样,力量”,橙色的光团——灵魂宝石——有些无奈地打断了其他宝石之间的闲聊,它看着整个人都绷紧了的Steve Rogers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像一个管教着自己不听话的弟弟妹妹们的长姐。

 

“我很抱歉Captain Rogers”,随着灵魂宝石的话音落下,四周的空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本普通的房间变成了一片浩瀚的宇宙。Steve下意识的屏住呼吸,但紧接着他发现他的呼吸并没有受到影响。

 

灵魂宝石接着说了下去:“Tony Stark打了那个响指后,宝石渗出的力量反噬了他,不仅仅是他的身体,还有他的灵魂。他无疑是个英雄,有着超越常人的智慧、心胸和毅力,但他的身体和灵魂还处于一个普通的地球人的水准,所以他在因为多器官受损死去之后,他的灵魂也因为宝石的反噬被撕成了六块……”

 

说到这里灵魂宝石顿了顿,它看着眼前这个金发男人,当它说到灵魂被撕裂的时候这个男人睁大眼睛,泪水在他的眼眶中聚集随后一滴滴的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他也许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哭了',灵魂宝石忍不住这样想到,随后它放缓了语调继续说了下去。

 

“我们收集了他四散的灵魂碎片,送进了各自的小世界温养,这算是对你们杀死了灭霸的感谢,毕竟虽然我们不会死,但痛还是会痛的”,灵魂宝石闪了闪:“但是我们不能直接把他拼好了送回来,这违反了宇宙的法则——想要得到些什么就要付出些什么作为代价——然后我们来找你,由你来把Tony Stark带回来,进入小世界后你会随机失去你的记忆或者你被强化过的体质,你在小世界经历的一切都是TonyStark复活所需要的代价。”

 

“他会疼吗?”

 

“什么?”灵魂宝石有些不太理解steve的问题。

 

“Tony他…灵魂处于被撕裂的状态待在你们的小世界,这样子…他会疼吗?”steve的声音有些颤抖。

 

灵魂宝石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的第一个问题不是在小世界里会遇到些什么,而是TonyStark会不会疼。

 

“他不会”,最后灵魂宝石还是选择安慰一下眼前这个失去了爱人的超级英雄:“没有疼痛,他只是失去了所以的记忆,像一个普通人一样?”

 

“那就好”,steve吸了下鼻子,抹了把脸,露出了Tony死后的第一个笑容:“谢谢你们。”

 

“好了,多余的话就说到这吧。”力量宝石打断了steve:“你差不多也该出发了。”

 

steve望向力量宝石,冲对方露出了一个充满感谢的笑容,漂亮的蓝眼睛里没有了一开始的警惕和敌意:“麻烦你了,力量宝石。”

 

紫色的宝石顿了顿“哼”了一声:“给你个提示Rogers,你觉得什么才是力量?”

 

Steve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作者的话:我真不敢相信铺垫个穿越我花了两章,为什么我废话那么多?不过总算开始了。第一个世界Alpha奴隶(?)盾x Omega国王铁。